起底“UGG”代购王国桑坡村:全国代购从这里拿货,打假过后生意依旧

 

位于河南省焦作市的桑坡村,素有“皮毛第一村”之称。

上世纪90年代,桑坡村只是个家家户户制作熟羊皮的朴素小村庄,与UGG雪地靴还没有半毛钱关系。直到2017年,UGG在中国最大的代工厂移到河南省焦作市隆丰皮草厂,距离不远、手握祖传技术的桑坡村,开始动起了歪脑筋。

于是,在这个不足7000人的小村庄,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“UGG专柜1:1复刻”的雪地靴发往全国各地。圈中甚至流传“澳洲雪地靴一年卖500万双,桑坡村的雪地靴能卖2000万双”的说法。

然而,在知产保护愈加严格的当下,日进斗金的生意经,也成了悬在桑坡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进了这个牌坊,就是“UGG”代购们的天堂。上午11点,这里还没有苏醒,仅有零星的几家档口营业。

“中国皮都”的牌坊背面,写着“诚信门”三个大字。在近两年来桑坡村假冒UGG产业日渐壮大的大背景下,这三个字显得更加意外深长。

代购生意依旧

“风波”已过,桑坡村的雪地靴生意依然车水马龙,日进斗金。

“创新之路无止境 知识产权伴你行”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条幅出现在桑坡村雪地靴商业街上,红布鲜艳,白字清晰,看起来挂上去没多久。“没事没事,我们这鞋都是百分百羊皮毛的,都是真材实料,谁能说这是假的?”一家档口的老板跟佯装代购的新金融记者打包票,在她的眼里,知识产权和商标似乎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每天都有海量的顾客从她的店里拿货,“需求才是硬道理”。

当地监管部门的打假标语还醒目的挂着,但对于这里来说,现在“风波”已过,生意继续做。

几天前,因涉假问题突出,当地组织执法力量对桑坡村服饰市场进行全面检查,并查封部分商家涉假产品。根据相关部门负责人称,桑坡村服饰市场被查处后,80%商铺因担心商标侵权问题主动关门。目前,针对该市场的涉假查处行动还在进行中。

圣诞节的前两天,当各个城市的主题都被彩灯、圣诞树、圣诞帽这些元素充斥时,桑坡村,这个位于G207国道旁,隶属于河南省焦作市孟州市的小村落,丝毫没有圣诞节的气息,这里常年的主题元素都是UGG。

从去年开始,第一批代购开始奔向桑坡村,今年由于疫情的原因,出行不便,于是全国所有的代购都涌入这里。桑坡村的交通很不发达,从郑州市来到这里,需要先坐将近2个小时的客车到孟州,然后再打车或拼私家车20分钟。村口“中国皮都”牌楼就在G207国道旁,牌楼后面,就是UGG代购们的天堂。

尽管进入12月下旬,已经进入冬季服装鞋帽销售的尾声,但只要机器一转,档口一开,这个仅有6700余人的小村庄,就能靠“1:1复刻UGG雪地靴”、价格仅为专柜十分之一的吸引力,每天都上演着日进斗金的神话。

家家都有“周冬雨同款”雪地靴,其中灰色款已经卖到全村断货。

随便一家档口销售的“UGG”豆豆鞋,与专柜品质相比,几无差别,普通人难以分辨真假。

在这条不足200米的街道上,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羊皮毛制品档口,家家都有UGG雪地靴,不论从材质,还是外观,均看不出与专柜产品有何区别。“周冬雨同款140元,豆豆鞋120元,经典款150元”。由于今年以来桑坡村雪地靴爆火,大部分商品已经略微涨价,一些畅销款式甚至全村断货。在这条街上,不论走到哪一家,都会有UGG雪地靴这种硬通货,如果你只是散客,根本无需烦恼自己不会与商贩砍价——这里不讲价,除非你是能一次拿货100件以上的代购或者主播,店主做的都是大生意,时间金贵,甚至会在微信群里注明“本店不接语音”。

提供直播间的档口随处可见,日渐成为“标配”。

“UGG围巾你要多少条?旁边就是直播间,免费给你使用,卖多少都是你的。”在一家不大的档口,老板对新金融记者表示,“前几天一个主播,不到一分钟就卖了1000条,我们这里给你包邮……”

提供直播间的档口占大多数,全部免费,物流只发顺丰,省内8元,省外12元,家家价格皆是如此,且皆称“我们有自己的厂子,货源稳定”。一位老板甚至告诉新金融记者:“之前还可以帮你做‘海外物流’,就是能显示从海外发货的物流记录,现在查得严了,没人敢去做了,这个你要自己想办法。”

在这条街上,随处可见衣着时尚、身材苗条的主播,她们三五成群到各个店里拿货。“现在都快结束了,如果你10月、11月来,那可真是人挤人,全国的代购都从郑州机场、火车站,焦作、开封火车站来这里,那时候我们忙得不行,客车要转车不方便,他们都是几个人拼车打车直接到这里,一位50块钱。”当地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新金融记者。

在一年一度的最旺季,即10月、11月,由于桑坡村很小,村里没有旅馆,距离最近的孟州市随便一个小旅馆一晚的价格都飙至六七千元,而平日的价格仅为几十元。在那两个月里,桑坡村街上一家不知名的奶茶店一天能卖出三五千杯奶茶,每天的毛利润就有1万多元。不少快递公司通宵营业,顺丰快递小哥旺季每天收入最高能达1800元。

今年10月以来,已经先后有1万多名直播达人、带货主播、外地商家涌入桑坡,每天前来购物、旅游的人数则达到2万多人,桑坡村委会预计今年交易额将突破20亿元。

羊皮毛产业历史

在桑坡村,很难找到一家小饭馆。如果想吃饭,只能去沿街一个个帐篷里吃当地小吃,或者买街边推车售价高达20元一斤的烤红薯。

毕竟,这个刚刚火起来的小村落,已是寸土寸金。据一家档口的老板表示,自己的店铺租金一个月已经涨至5万元,在这样一个行政级别的小村庄,是无法想象的天价。在桑坡当地,不要说小饭馆,就是小卖铺,都很难找到一家,但凡能做店铺的,全部都在销售UGG雪地靴等羊皮毛商品。

甚至,村外高速路边,也是鞋子的生意,这里有雪地靴一条龙产业链,鞋子模具、丝印、电绣、刀模……关于造鞋的一切,村子都能提供。

当地所有的门脸几乎都被制鞋与皮毛制品占据,甚至很难找到一家超市或者饭馆。

“现在你看到的大部分商品都是在今年建的,现在村里已经有2000多家商铺了,去年才500来家,前年是100多家。”当地一位村民告诉新金融记者,“2000个也不够用,村里还在扩建,听说要把一些地方拆掉,改建成大型商场。”

2000余家店铺的背后,是桑坡村最原本的模样:村民骑着三轮车来回穿梭,车上都是刚刚加工好的新鲜羊皮毛,这些羊皮毛将被运往村里大大小小的几十个制鞋厂。

“这里的羊皮都是从新疆、内蒙古运来的,几年前到处都能看见羊皮,走到哪都能闻见那股羊皮味。”当地一位出租车司机指着道路两旁的二层小楼向新金融记者说道,“一般都是楼上住人,楼下晾羊皮,放眼一看,白花花一片。不过,我们本地人买雪地靴都去隆丰,那里的皮子是澳洲的,UGG授权的代工厂就在那里。”

这位出租车司机所说的几年前是2017年以前。2017年以后,UGG在中国最大的代工厂隆丰皮草厂走向了台前,UGG80%的产品都产自隆丰。此前,UGG在中国的代工厂在镇江和广东,桑坡仅能靠加工处理羊皮毛获取较少利润。后来,加工产业向内地转移,河南接过了代加工的接力棒,终于独揽制作成品的大权。

根据官方数据,隆丰每年从澳大利亚采购羔羊皮,采购量占澳大利亚供应量的65%以上,羊皮日加工能力达6万张,加工后的成品再销往海外。你若是买到Made in Australia 的UGG,搞不好才是假的。所以去澳大利亚旅游的人,跨越山海人肉背回来的UGG,其实是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。

隆丰火了之后,代购圈一夜之间开始跟进,“去河南”一时间比“去日韩”更火爆。

虽然不是UGG官方授权的代工厂,名不正言不顺,但桑坡村距离隆丰皮草厂并不远,都位于焦作市,加之本身就有几十年的羊皮毛产业历史,“蹭”个UGG热点,成为头脑灵活的当地人心中的“理所当然”。何况,现在知道桑坡村的人占大多数,知道隆丰皮草厂的反而寥寥无几。

桑坡村不仅在朋友圈知名,在抖音和小红书等平台上,也成为新晋网红村。抖音上的桑坡村话题有7000多万阅读,小红书搜索UGG,排名第二的就是桑坡村UGG。

据当地人介绍,自改革开放以后,村里家家户户都在做羊皮毛生意,以传统方式制作熟羊皮为主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,村里将家庭作坊改为工厂,一时间,100多家企业拔地而起,其中有54家企业拥有自营进出口权。有了进出口权之后,村里的羊皮毛生意国内、国外两地开花:一边是给盛行鞋制品的温州、广州、成都提供鞋内羊剪绒材料,一边是将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羊皮制成熟皮后,出口至俄罗斯、美国、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。

上世纪末,国内鞋厂进入“倒闭”潮,为鞋厂提供原材料的上游也跟着不景气。桑坡村开始寻求其他机会,开始给中国皮革业龙头市场浙江海宁皮革服装城提供原材料。当地一位村民称,曾实地探访了海宁皮革服装城,他看到了那里企业有上万家,处处是商机。

但好景不长,2010年以后,浙江海宁皮革服装城生意也日益冷淡。

随着国内对于环保重视程度加大,桑坡村遇到了更大的难题。2018年,为了解决环保问题,当年7月到9月,桑坡村关停了135家皮毛加工厂,年产值一度由25亿元下滑到15亿元。现在村里正建设产业园区,加工企业整合成5个鞣制集团,提供从原料进口到生皮鞣制,从污水处理到成品销售的一条龙服务。

目前,关掉的数十家工厂已被改成商场、店铺,形成了桑坡村商业步行街。从前,桑坡村擅长羊皮半成品,并没有做过服装的经验,现在建立这些商城,是和原有产业高度融合,可以从产到销形成一个链条。而且也把之前的产业链拉长了,附加值也有所增加。

对于桑坡村来说,坏事反倒成了好事。

转型迫在眉睫

当地人告诉新金融记者,这个不足7000人的小村落,几乎人人都从事羊皮毛加工生意,几乎家家都有工厂,大则几十人,小则两三人,全部实现了产销一体化。

“小型作坊一年能赚一百多万,大型的一年能赚一两千万。也就是这两年才开始赚钱的,跟东北人一样,赚到钱了都去海南买房,一边赚钱,一边琢磨怎么享受。”当地一位村民告诉新金融记者,一张加工好的羊皮在桑坡村能卖100元,出口到澳洲后,当地的价格是100美元,“其实当地也知道决定价格差距的就是品牌,村里也推出过自己的品牌,有十几个本土雪地靴品牌,原材料和工艺与UGG没有任何区别,但买家不认,他们只认UGG,没有UGG那个标,你就卖不出去。”

外来人群的扫货实力让当地商贩看到“钱景”。在羊毛周边产品的带动下,与羊毛无关的其他品类也成为了桑坡村的出货主力。不知从何时起,“大鹅”“北面”“Fendi”“GUCCI”等贴着国际大牌标识的鞋帽服饰,从外地流入桑坡村,也从桑坡村卖向四面八方。

当地一家规模较大的店铺销售的“大鹅”,价格900元,店内进出的网红与主播络绎不绝,不少代购与这家店铺都是老朋友。

一位老板表示,这些羽绒服大多来自广东和福建,是当地工厂看中桑坡村的人气,特意过来开店销售,甚至不少工厂还计划在当地开厂,代购在选择雪地靴进货时,也就能一并将配套冬季商品买了。

“专柜有什么颜色,我们就有什么颜色,专柜用什么面料,我们就用什么面料,版型一模一样,我们不可能做一个专柜没有的款式或者颜色,那不就是假的了吗?”当一位顾客问有没有别的颜色时,一家商铺的老板如是说道。在他的眼里,他的东西就是真的,只有跟专柜款式不一样的,才是假的。

桑坡的一天,从上午10点钟开始,最热闹的时间从下午3点一直持续到后半夜3点。桑坡村的快递员不同于外地,他们每天要拉好几趟货,收1000个件,只能算是个普普通通的小数目。

凌晨3点之后,桑坡村各个档口的卷门陆续拉下。早晨太阳一升,又是一个日进斗金的日子。至于更远的明天,似乎来不及多想。

“桑坡村几乎每家都在卖UGG同款鞋和服装,其他品牌也都是专柜同款,说白了就是侵犯UGG和各大品牌的商标权。”一位知识产权法律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。在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愈加严格的当下,日进斗金的生意经,也是悬在桑坡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今年8月31日,桑坡村所属孟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发出公文,成立桑坡·记忆特色小镇项目指挥部,其中提到,市商务局建设物流仓储中心,对接天猫、京东、拼多多等电商平台。市场监督管理局打击假冒伪劣产品,维护市场秩序。市公安局负责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等不良行为。旅游局负责组织开展孟州一日游,在桑坡村建设快捷酒店。公文称,桑坡·记忆特色小镇是市委、市政府确定的一项重要工程。

目前,桑坡·记忆特色小镇正在建设中,包括之后的规划布局也正在敲定、落实。在自有品牌方面,当地也在集中推动,目前已经注册了“桑坡·记忆”,logo是“SS”。

而今冬以来,桑坡因制造销售假冒UGG而被全国知晓,桑坡村也从中国皮都转为了代购之村,能否再进一步转为电商之城或特色小镇,这有待当地管理部门考量。

12月以来,上海、江西等地接连爆出与商标有关的知识产权案件,查处力度正在加大。桑坡村当下火热的UGG代购生意还能做多久?当地商铺老板总是拍着胸脯跟顾客保证“货源永远没问题”,心里到底虚不虚,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晓。

有业内人士预测,桑坡村的结局可以参考北京秀水街,“2010年以前,秀水街服装市场因售卖假冒大牌商品,经常惹官司,后来秀水街转型,引入老字号品牌,现在几乎没有侵权案件了。”

桑坡村要把羊皮毛生意永久地做下去,打造自己的品牌和积累自主的设计,是日后唯一的出路。要么,只能回到最初简单制作熟羊皮的苦日子。

新金融记者 孙翼飞 桑坡报道

责编 孙翼飞

你觉得这个礼物如何?